杀霉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杀霉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微软调头难离职工程师看来很适合养老

发布时间:2019-01-12 15:00:09 阅读: 来源:杀霉菌厂家

硅谷网讯 闻名全球的IT巨头换帅,有掌声也有嘘声。船大难掉头,这是一些华尔街投资者和互联网人士对老大哥微软“再创业”的看法。这位被公司内部认可为有强烈合作意识的“好好先生”能否创造奇迹,抑或是成为微软走入下滑期的“替罪羊”,业界拭目以待。

新CEO“云里来”

情人节是纳德拉履新微软CEO的第11天,业界的好奇心犹在:又一个站上美国企业金字塔顶的印度裔商业精英能否给微软带来发展蜜月期。

47岁的纳德拉已经有点谢顶,头发几乎全白。他戴着一副深色镜框的眼镜,在履新后微软推出的视频介绍中告诉大家,自己最重要的特点是“学习”。作为加入微软22年的元老,纳德拉此前的职位是微软云计算与企业事业部执行副总裁。升官消息传出第一时间,投资者似乎并未鼓掌。2月4日履新之日,微软股价下跌0.36%,2月5日更是下跌1.46%,此后反弹(2月6日至2月12日上升2.71%)。

和许多软件工程师出身的企业领袖一样,纳德拉喜欢一身休闲打扮,结婚22年,和高中同学的妻子育有三个孩子,家住西雅图的一处高档社区。和很多美国人一样,他喜欢体育,除了印度国球板球,还包括美国主流社会喜欢谈论的美式足球。

对重视学校“血统”的中国人来说,纳德拉的出身并不显赫,他毕业于印度本土一所中游的工程学院(马尼帕尔工程学院),获得电气和电子本科学位;此后在美国获得威斯康星-密尔沃基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Milwaukee)的计算机学硕士和芝加哥布斯商学院的MBA(工商管理硕士)。

在接棒CEO之前,纳德拉负责搭建和运营微软的计算平台、程序员工具和云服务。基于这样的背景,业界普遍猜测微软将大力推进云计算的服务。

美国媒体报道称,作为微软第三任CEO(前两任分别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和鲍尔默),纳德拉的底薪为每年120万美元,而他的前任鲍尔默底薪才70万美元。另外,根据业绩好坏,纳德拉还会获得奖金和股票激励,这样总收入可能会达到1800万美元/年。相较而言,他2013年的底薪为67.5万美元外加160万美元奖金,担任CEO的收入可能是原来的8倍。

对标苹果谷歌

软件工程师江桦曾在微软工作4年,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自己和纳德拉不是在同一个部门,所以几乎不怎么听说这个人。在美国银行的研究报告中,纳德拉“以合作著称”。

这样一位“老好人”却要对公司的产业进行改革。如同他在上任公开信中所说,“这个行业不尊重传统,只崇尚创新,对整个行业和微软而言,现在是关键的时刻。”

这个关键的时刻就是指PC(台式电脑)领域陷入行业性衰退。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第四季度全球PC出货量下降至8260万台,同比下降6.9%,为连续第7个季度滑坡。PC市场走下坡路已影响到了微软的重要业务即传统PC操作系统。

“自从我离开微软后,很少用PC,也很少用电脑上装的软件,基本上都在网上操作。”江桦告诉本报记者,2008年他刚进微软的时候,微软比较侧重的是游戏和微软操作系统手机(Windows Phone),但是2012年底他离开时,公司的研发重心转到了提供网上服务平台上。

商业金融研究公司PrivCo LLC的创始人和CEO哈马德(Sam Hamadeh)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纳德拉应该仍会保持微软发展的整体性,而不是把它拆分。”他认为,鲍尔默更注重个人用户、PC和笔记本电脑等。纳德拉被选为CEO意味着微软今后将更少关注个人方面的服务,而是更注重企业服务产品。

微软更换CEO背后的投资人推动力不容忽视,鲍尔默在位的日子被行业内广泛称为“失落的十年”。2013年8月23日,鲍尔默宣布将寻找接班人并在1年内退休。当天,微软股票大涨7.9%。

根据微软今年1月底公布的去年四季度业绩,公司实现营收245.2亿美元,净利润为65.6亿美元,前者同比增长10%以上但后者仅增长2.8%。本报记者查询同期数据发现,微软季度收入高于谷歌(169亿美元)低于苹果(576亿美元),净利润同样如此(谷歌33.8亿美元、苹果131亿美元)。

尽管业绩仍然拿得出手,但在投资市场看来,微软的盈利增长主要是发掘了传统强项视窗系统和办公自动化软件取得的,在移动领域则发展缓慢,几乎把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完全让给了谷歌与苹果。

曾几何时,在PC领域被微软打败的苹果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回归后依靠iPhone手机实现年利润增长33倍的奇迹,另一个竞争对手谷歌也出现飞速增长,微软“吃老本”引来投资人的不满。

哈马德表示,如果从外部引进新CEO,可能预示着巨大的改变。但现在微软最终是从内部提拔,说明改变会是比较缓慢的。

市场同样关注的是,此次比尔·盖茨辞去微软董事长后担任纳德拉的技术顾问,这被视为曾经的世界首富更多回归公司业务的信号,亦是力挺新CEO的表现。但有媒体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新班子中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工程师眼中的办公室政治

鲍尔默的一段名言如今依然被反复援引——他在2007年苹果刚推出iPhone手机时称“iPhone没有任何机会拥有明显的市场份额”。

微软智能手机在iPhone出现后几乎被人遗忘。市研机构ABI的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微软系统在手机全球市场份额仅为4%,远不及Android(安卓操作系统)的77%和iOS(苹果操作系统)的18%。

在其他的产品上微软也出现起大早赶晚集的问题。比如微软辛苦推销的平板产品Surface并非跟风iPad的产品。事实上,微软是首家开发平板电脑的公司。2002年,iPad问世前好几年,微软曾开发了一款平板电脑Tablet PC,但也没能像iPad一样打开销路。

市场分析认为,微软错失良机并不见得是发展方向上的错误,很大程度上是产品的用户体验远远不及竞争对手,因此是执行力上出了问题。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康卡斯特将收购时代华纳有线成就世纪交易

下一篇:苹果年度供应商报告披露23起使用童工事件 对“微软调头难:离职工程师看来“很适合养老””发布评论

万能电子试验机

电子拉力机

水泥试验机

济南电子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