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霉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杀霉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押阴镖

发布时间:2019-04-17 02:05:30 阅读: 来源:杀霉菌厂家

四海镖局总镖头,外号鬼手阎三,除了身怀绝技外,还通晓阴阳术数,占卜问卦,祛邪避凶之法,除了家传外,还有自创的《五行劫数》。阎三,本名,阎海龙,之所以叫鬼手,是因为当他起了杀意时,只轻轻一挥,对面之人便人头落地,旁观之人,未见其武器,未见其身影晃动,只见其手臂一挥而已。

阎三是位善人,面目慈善,与人相处,总是笑脸相迎,虽然武功高强却也不欺压良善。阎三,从何而来,没人知道,之所以叫阎三,不是因为在家行三,而是,他认为,天为大,地为二,他行三,这种无视皇权的人,可能世上也是不多的。

阎三是先立的名,就是自封的,没人认可,他也不需要别人认可,镖局也是平地而起,半月不足,一座庞大的宅院便起来了,当时人们不知道他要做镖局,只远远望着,有好奇的进去一看,便觉这是个宝地,亭阁瓦舍,井然有序,宅子内还有小溪潺潺,不见水源却见水流不息。人们看完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如果能在这个宅子住上十天半个月也不枉此生了。鬼姐姐www.guijj.com

不久,镖局建成,牌匾一挂,四海镖局,四个大字苍劲有力。为了宣传,阎三大开宅门,宴宾一个月,这一个月,来者都是客,武士从东门进凯旋阁用餐,文人从西门进风雅阁用餐,达官贵人从南门进豪义厅用餐,平民百姓从北门进四海堂用餐。虽然名字不同,但是如果你嫌桌上的酒菜不好可以单点,直到你吃的天昏地暗,不想再吃了。

本意是挺好,可是南门一个贵人都没迎来,东门武士喝的乱醉,喝多了比武打架的时不时会发生,而平民老百姓呢,开始来了,吃这个吃那个感觉比自己家吃的好就行,后来知道可以单点后,有人便问,皇上今天早上吃什么?皇上吃什么我吃什么!那谁知道啊,难坏厨子不要紧,传到官府耳朵里,官府就派人来抓叛匪。

又过了几天,一个武士喝多了,从东门出,绕到北门,看一女乞丐长得很是标致,便出手调戏,与那女乞丐一起来的一些乞丐便出手阻拦,平民里没人打的过这个武士,阎三知道后,快速来到四海堂,开始笑脸相迎说,兄弟,给个面子,不要难为这位姑娘,这里还有些散碎银子,壮士可以买些酒吃,这便是传说中的敬酒,当然,这武士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一把打掉银子,丝毫不顾及阎三的威严,继续调戏女乞丐,阎三一把将此女子拉到身后,吩咐保镖,把这个壮士拉到大门口。

几个保镖拉着这个武士几下就扔到大门口,阎三只手一挥,你走吧,那武士怎听他的,起身就想跟阎三动武,阎三又一挥手,武士人头落地。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又过了几天,各大镖局中镖头前来挑衅,从南门入,不吃饭,不喝酒,开口便是要与阎三比武,阎三只轻轻拍了来者的肩膀,来人便抱拳离去。看似这轻轻的一拍,入骨的疼痛感从脚底直钻头顶,不赶快走的话就得躺在当场。

宴请的最后三天是阎三最风光的三天,当地三位王爷亲自登门拜贺,皇上亲赐金匾,金匾四个大字:威震四海。接着各路英雄豪杰前来拜贺,最后三天每天都是达官贵人高朋满座。

阎三的术数据他自己说是家传,可是没人知道到底他的祖上是谁,他没有家谱,没有妻子,没有亲朋好友,就像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个人一样。

他的术数普通人不懂,但是也有风水大家进到宅子里看过,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即使是当代号称散仙的一峰道人跟五阳真人来了看过之后都自叹不如。本来他的名字起的就是造反的名头,皇上也勃然大怒,不把他这个天子放在眼里,没想到,他刚想下抓阎三的命令,外面便传来战报,说边疆叛乱,一忙活,皇上就忘了,后来想起来了,又想下令抓阎三,要么是边疆再次告急,便是宫里他的爱妃身体巨疼难忍,宫里也是有术数高手的,告诉皇上,这是阎三的妖术。

皇上想下令要抓来杀掉,便喉咙疼痛说不出话来,宫里的术数高手使遍浑身术数也没能治好皇上,最后的结果就是被一一杀掉,后来三王爷出来说,皇上为什么不试试顺从他的意思,不杀也不抓还要大力奖赏他呢?

果然,皇上不想抓阎三后,边疆立刻传来捷报,边疆大将大破鞑虏十万大军,活捉贼首,宫里爱妃立刻也传来喜讯说,有喜,皇上要有小太子了,龙颜大悦,于是将阎三又看成自己的福星,亲自赐匾。

当阎三在人世间混的风生水起之时,一天夜里,一位黑衣人来到镖局说要见阎三,谈一笔一万两黄金的护镖生意。下人禀报之后,阎三虽然有的是钱,但是从来没接过这么大的护镖生意,凭他在人世间的本事,他只是感觉这钱很快便可以赚到手。

阎三见到黑衣人后,心里便是一惊,以他的本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怕细菌从他眼前一过,他都能看出公母来,可来人仅用一件风衣就把脸遮的只能感觉出轮廓却见不到此人真面目,心里便知,这不是普通人。

来人拿出一块绸缎说,把这块绸缎送到八百里外的九华山,地藏洞,这一万两黄金的银票就是你的了。阎三很想问出始末缘由,可行内规矩,来人不说,自己不能问,打开绸缎,很普通的一块绸缎布,布上印着一些上古的文字。阎三用三指初步算了下这个镖,令他大惑不解的是,他什么都没算出来。没办法阎三说:“兄弟,先坐坐,我去方便一下,回来就答复您。”来人点头示意,阎三走出豪义厅。

来到他的书房,阎三拿出多年没用的龟壳跟五枚上古的铜钱开始摇卦,阎三左右翻滚,术数频出,怎奈无论他怎么摇,倒出的上古铜钱始终直立,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怪事,无奈时间太久他也没算出吉凶来,可对于自身本事的自信,他决定接下这单生意,来到豪义厅,只两盏茶的功夫,阎三便把生意的各项内容谈妥了,谁知黑衣人将绸缎放在盒子内,随手将一道黄符贴了上去,然后转身走了。

第二天,阎三什么都没带,因为他自认为天下武器都是些寻求心理安慰的东西,对他一点用都没有,将盒子放入镖箱内,只点了二十名这几年他还算看得上眼的镖局高手,当然以他的实力,仅仅是看的上眼的,那二十人的武功单拉出来杀入百万大军中,不说百分百取上将首级,进出十来次毫发无损是很轻松的。

一个绸缎盒子很轻,所以大家都走的很快,都腿上有功夫,仅一天便走了一百里,夜里需要住店,一个手下向阎三说:“总镖头,我们经常在前面的会友客栈歇息,我们去那吧。”阎三抬头一看旁边有家云仙客栈,客栈旁还写着开业大吉,很明显是今天刚开业的,阎三一指说:“走,去那家,新开的客栈干净。”手下说:“镖头,新开的客栈不一定安全啊。”阎三也不理他们直接朝云仙客栈走去。

进到客栈,里面客满,阎三问掌柜的说:“有客房么?”掌柜的说:“客官多少人,要多少房间?”阎三说:“21人,要六间上好的客房。”掌柜的说:“您来的真巧,正好有六间上好的客房,在后院,您去看看?”掌柜的让小二带着阎三他们去了后院,阎三一看这客房布置风水格局甚好,干净的一尘不染,墙上的字画看上去也不是凡品,点头称赞,不错。

住下后,阎三不敢大意,将盒子放在头下当枕头,安心睡去。

半夜,阎三只觉得柔软的床板变得有些生硬,他睁开眼一看四周全是坟地,他立刻拿起盒子,一边走,一边小心的环顾四周,忽然,他感到了桌子上的茶杯、茶碗,心里立刻明白,这是恶鬼障眼法,他盘膝坐下,身体旁边升起一层灵光,他的眼前出现了很多恶鬼,他们扑过来咬他的鼻子,咬他的耳朵,咬他的手臂,咬他的胳膊,阎三看都不看,任这些恶鬼做他们想做的,一个鬼居然活生生的把阎三的头颅拿了下来,鲜血从脖子里面往外冒。

第二天,阎三醒来,哈哈大笑,就这点本事就想伤我,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可是小二过来说:“客官,不好了,你的那些随从全都死了。”

阎三来到隔壁一一看过后,一种心痛袭来,这二十人为他出生入死,也是久经沙场,他给他们都配备了护身法器,按理说就算妖魔鬼怪想杀他们,他们也不是吃素的,只要有打斗声,他就能听见并赶过去救他们,他猛然醒悟,昨夜听到的鬼怪对他的打斗声,拔掉他头颅的声音其实是隔壁真实传来的,只是配合了他眼前的幻境而已。这二十人的性命远比这一万两黄金重要的多,他开始后悔接下了这个生意,可后面还有七百里,他要继续走下去,不为护镖,只为给他二十随从报仇。

阎三一把抓过掌柜的问:“说,谁是真正的掌柜的?”掌柜的瑟瑟发抖说:“我就是啊!”阎三捏碎了他的手骨,那人仍然坚持说自己是掌柜的,阎三从这人的表情知道,虽然他喊疼并作出很痛苦的样子,其实他并不疼痛,能做到这手的便是鬼附身,阎三将手指一错位,手型一变,手指按进掌柜的皮肉内,旁边的小二,住店的客观看的眼睛都快蹦出来了,可是大家立刻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个掌柜的不是人。

阎三的手指捏进掌柜的皮肉内,那掌柜的居然没有流血,而且眼睛开始泛起蓝光。阎三继续问:“说,谁是真正的掌柜的,否则我现在就打的你魂飞魄散!”那人仍然坚持说:“我就是!”阎三也不废话,轻轻一甩,这个掌柜倒地,身前无数的星光消散了。阎三也不多说,立刻赶路。

路上,一女子在树上上吊,他看到了,想过去救时,旁边比他快的跑过去一个长得奇丑的猛汉,怎知那女子救是救过来了,可是一看这猛汉的样子,以为自己到了地府,立刻又吓晕过去。这个猛汉也不解释,救下这个女子后,留了点散碎银子便走了。

阎三走过去掐住这个上吊的女人,说:“是谁让你在这埋伏我的?”那女子一动不动。阎三大怒,不说我就打散你的魂魄,你这百年道行可就没有了。那女子依然一动不动,当阎三想要打散这个女子魂魄的时候,才知道是这些散碎银子定住了她,此女子眼睛一亮,一道寒光射来,阎三一躲,此女子顺势朝阎三手咬去,阎三忍住巨疼却没有撒手,一大块皮肉从阎三手上脱落,那女子咬着他手上的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可仅仅是一丝微笑而已,此女子便没了呼吸,魂魄也消散了。

阎三的手露出了骨头,鲜血淋漓,阎三用舌头一舔,手又恢复如初。

阎三赶路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便来到了九华山下,可是这里有重兵拦截。这些重兵可不是人间的士兵,而是阴间的魔将,各路妖魔鬼怪,之中还有道法高强的散仙。

一名长相俊美的年轻女子说:“阎三,你虽然道法高强,但你毕竟是个凡人,你确定以你一个凡人的力量可以与整个魔界为敌么?”阎三大笑说:“你们为什么拦我,可是为了我手中这个盒子?”

貌美女子说:“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阎三说:“不知道,我只是受人之托来护镖。”貌美女子说:“你护送的就是阴间生死簿!还有,你现在再看看你得到的那张银票。”阎三拿出来一看,银票上的字已经显出本来的模样:“银票一万两黄金,天地银行。”

貌美女子说:“你猜对了,阎王爷前些日子被我打成重伤,他用自己的一魄化成人形,企图用人间高手押送生死簿给地藏王菩萨,他以为他做的天衣无缝,本来我也不知道他把生死簿交给谁了,这不我们在这山下埋伏,来一个杀一个,你已经是第十三个了。”

话不多说阎三使尽浑身法术,无数妖魔鬼怪倒在他的手下,轰炸声震天,可是,那些妖魔有的居然又重新复活,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在后方操纵,阎三自断一手,直接朝那女人飞去,那女人也不惧怕,用手掌一档,阎三手臂便消失了。阎三一甩身子,一条新的手臂又重新长出来了。

此女子一看,冷笑一声说:“原来你是个纸人,你的魂魄附身在纸人上,这种秘法人间已经失传很久了。你能学到真是不可思议。”

此女子将鬼将收回,放出火团将阎三围住,可是后背却被那个奇丑的猛汉打倒在地。阎三眼看要形神俱灭时,天空巨响,山石滚落,岩浆迸射,各个鬼怪死的死伤的伤,岩浆到了阎三的身旁便绕开了,地藏王菩萨在山顶显现,同时天兵天将也赶到了,一阵厮杀后,鬼怪消失,阎三消失,那女子便是妖王玉面狐狸,那个盒子落入了奇丑的猛汉手里,这个猛汉便是阎罗王,他将生死簿交给地藏王菩萨,阎三变成了阎王的第三魄。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湖北建筑代办资质

电力资质代办

建筑公司资质办理

湖北建筑资质怎么办